偷偷撸1_撸管男图片_撸二哥 影音先锋_撸二哥电影男人网站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十五章 肉棒反击战
 

    肉棒公主 第十五章 肉棒反击战

    时间:2018-02-09 性爱派对终于开始了。大部分人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宴会厅内到处都是娇吟的声音。阿加莎急不及待的抓起玛丽亚,把她压在餐桌上,肉棒疯狂地在阴道里插抽。而阿加莎的阴唇又包裹着巴里的龟头,克里斯廷的阴唇又靠在玛丽亚的嘴唇旁;至于罗斯玛丽则躺在玛丽亚的前方,阴道被玛丽亚的手塞住了,肉棒插着尼古拉斯的屁眼,而尼古拉斯的肉棒又插着艾丽丝的阴道,所有人忽然都被同一股性慾连成一体了。   而苏菲亚却拉着亚历山德大离开座位,来到宴会厅的角落,容让阿曼达和杰娜二人独自的正面交锋。   「可是,这样真的行得通吗?」亚历山德拉疑虑地问。   「就让她们二人先来一场战斗吧,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参与。」苏菲亚的头靠在亚历山德拉的怀里,温柔地说。「好了,现在你想在这儿干炮,还是返回房间以后继续?」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黑兹尔和丹尼斯正在我的房间里等待着。待会儿我也会吩咐马丁返回房间来加入我们的了。」   「那么我们走吧。」于是苏菲亚就牵着西莉亚的手,头依在亚历山德拉的肩上,踱步离开宴会厅。   与此同时,阿曼达和杰娜似乎亦未开始激战,仍是原封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凝视着对方的双眼,未敢轻举妄动。   「怎么了?你想谁先动手?」杰娜问。   「这还用问的吗?」阿曼达话音未落,就张开双臂,忽然蹼向杰娜,使她倒在地上。   「这算是突袭吗?」杰娜推开阿曼达,反过来压着阿曼达的腹部;于是阿曼达又拉着杰娜的双腿,拉倒她在地上,然后又蹼上前,把杰娜压在地上,手抓着她的乳房和肉棒,嘴唇亲吻白色的脸颊。   「给我滚开!」树干伸来好几根肉棒,把阿曼达的脖子、双手和双腿缠绕起来,往后起劲的拉,杰娜便乘机挣脱;可是,阿曼达亦以同样的方法,召唤自己的肉棒上前缠绕杰娜的双脚,拉倒她在地上。二人同时被对方的肉棒缠绵着身体,管子吸吮着对方乳头释出的乳汁,动弹不得;杰娜的手分别抓着阿曼达的双乳和肉棒,阿曼达亦是如此,她们互相盯着对方的,咬紧牙关,尝试把那些缠绕在手臂上的肉棒推开,可是就是动不了。   「啊……你们看,有好戏看了……」阿加莎指着阿曼达,对克里斯廷等人说;他们都把双目集中在杰娜和阿曼达的身上,二人忽然成了AV的女主角。   「好了,再这样下去根本玩不下去……」阿曼达说。「不如我们一人让一步了吧……」   「你以为我会中计了吗?」杰娜说。「只要我放手,你就会把我抓起……」   「你还真聪明呢。」阿曼达笑着说。「那么这样吧,我们先来个口交,再轮流的抽插对方了吧……」   「这主意还不错呢。」由于二人下体的大肉棒也长达十二吋,只要低下头,身体微微弯曲,那润滑的红唇就可以把对方的龟头紧紧的含起起来。为了表示善意,阿曼达首先低下头来,张开嘴唇,把那白色的肉棒拉入嘴巴里享用;于是杰娜亦将阿曼达那发红的龟头用丰满的嘴唇包裹起来,舌头温柔地安抚着她的肉棒。   「你的肉棒的皮肤……还真嫩滑呢。」阿曼达把肉棒从嘴巴里退出,轻声地对杰娜说。   「讨好的说话就别多说了,专心的享用肉棒吧,看看谁首先忍不住……」杰娜笑着说,然后又把肉棒含起来;这下子她把肉棒直接从嘴唇塞入喉咙,再往后拉,然后又向前推,马上就开始了激烈的口交;阿曼达也照样的模仿杰娜的方式,让肉棒在温暖的口腔里磨擦起来。性慾的火花马上就变成了燃烧全身的烈火。   口交一直持续了五分钟,期间她们偶然凝视着对方的大肉棒,有时候又欣赏着对方美丽的脸儿和赤裸的双乳,双手不忘温柔地套弄对方的肉棒,互相引诱、挑衅、玩弄和调情;她们的脸颊都发红了,眼神醉醺醺的,又如同饥渴的狮子,彷彿要把对方的肉棒整根吞嚥下去。   「好了好了,我投降了……」杰娜的龟头终于洩漏了第一滴的精液,于是阿曼达就把她的肉棒从口腔里抽出来。杰娜只好承认自己落败了。「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先来个乳交,然后狠狠的射在你的子宫里吧。」   「什么……这算是落败的处罚吗?」   「这不是处罚,这是对我们的奖励。难道你不想尝尝我的浓精了吗?」   面对杰娜的诱惑,不管是阿曼达本身,还是背后在操控的理查,挺立的肉棒都不禁兴奋地摆了一下,或多或少接受了对方的诱惑;再说,理查心里想:就是这家伙再诱人,性交是性交,魔法是魔法,无论自己被干得如何的兴奋,只要力量依然保持强大,对方根本不可能动摇他的意志,于是决定接受杰娜的提议。   「那就麻烦你叫你的小肉棒们配合一下吧。」于是阿曼达就吩咐肉棒把杰娜的身体往上抬升,让自己的双乳夹着她的肉棒,乳沟温柔地磨擦着龟头。   「啊啊……真舒服……」杰娜娇吟着说,舌头舔着阿曼达另外几根肉棒的龟头,露出淫秽的笑容。   「那么也让我试试看吧……」   「好吧,好吧。」杰娜就停止了乳交,把肉棒从乳沟退出,肉棒把阿曼达抬起,双乳把对方的肉棒夹起来,慢慢地玩弄。   「不行了,我要射了……」才过了不到一分钟,阿曼达忽然又高声地叫着说。   「不行,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要先射精。」杰娜坚决地说。看见杰娜那坚定不移的眼神,阿曼达只好让步,接受对方的要求。   「那就张开双腿吧。」杰娜就用双手把那结实的双腿慢慢地推开,其余的一只手抓着阿曼达的肉棒,继续套弄,另一只手掐住阿曼达的乳房,嘴巴首先在粉红色的阴唇和阴蒂上舔了几下,然后就把手指粗暴地塞入阴道里,温柔地爱抚起来;没多久,淫水便如同喷泉涌出,被杰娜的红唇吸吮。   「啊啊……玩够了没有?快把……肉棒插着来吧……」看见阿曼达急不及待的样子,杰娜就笑起来,温柔地把龟头塞入阴道;肉棒慢慢地向前推进,直到整根肉棒都埋没在阴唇的包裹当中,就开始来回的抽插。   「啊啊啊……很爽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明显地,理查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杰娜不仅是个调情的高手,性爱的达人,而已法力也比他想像当中来得高强;肉棒才刚碰到子宫颈,阿曼达就高声的尖叫起来,头昏脑胀,双目失神,力量已经从阿曼达的子宫进入理查的脑袋。每当杰娜的肉棒一次的前进,一次的后退的时候,阿曼达全身,从头髮到乳房,直到臀部和双腿都激烈地抽揂和摇晃。   「啊啊……我要射了……」杰娜兴奋地笑着说,阿曼达亦兴奋地娇吟回应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热烘烘的精液迅速从龟头直接射出,涌入子宫,使得阿曼达的全身被变火热起来;狂笑和淫叫的声音混为一体,就如同精液和淫水合二为一一样。   「咦,果然是理查在背后呢。」就在阿曼达还在呻吟的时候,杰娜已经从龟头的末端侵入阿曼达的思想,看到了理查的样子,可是依然无法入侵理查的思想。   她又同样看见阿曼达的灵魂痛苦挣扎的样子。   「糟糕了!」理查顿时清醒过来,马上施法,利用强大的力量把杰娜从阿曼达的脑里排挤出来。于是杰娜的肉棒从阴道里被弹出来;她马上抓着龟头,趁机朝着阿曼达的乳房激烈地喷射,又对阿曼达的脸儿无情地喷射。可是阿曼达只是兴奋地尖叫,嘴巴张开着,接过精液,送入嘴巴里;上半身和下半身在一分钟之内已经完全浸淫在精液当中。   「该我了……」阿曼达带着白浊的身躯,双手把杰娜的臀部慢慢地抬起,从后方挣开她的双腿,黏满精液的手温柔地爱抚着阴蒂,又抓着杰娜的双乳,使得杰娜高声地娇吟起来。   「现在是我报复的时候了……」理查心里想。「这次我要控制你的灵魂……」   肉棒一下子就从翻开阴唇,直捣黄龙,龟头深入子宫,然后又往后退,来回进出;如此一来一回,使得杰娜的臀部和乳房首先不由自主的摆动,然后肉棒和   长髮也伴随着节奏在半空中飞舞。与此同时,理查开始施法,尝试将自己的力量透过阿曼达的肉棒,进入杰娜的体内。   「对了……就是这样,继续娇吟吧,我看你何时才投降……」可是,杰娜的力量显然被理查想像当中强大得多。抽插一直持续了五分钟,杰娜仍是面不改容,双目虽然有点兴奋,依然充满神采,精神十足,而且娇吟的声浪愈来愈大,没有半点失神的样子。至于理查和阿曼达,很快就展现出疲劳的神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达的龟头终于释出白色的精液,灌入杰娜的下体,使得杰娜和阿曼达的全身都变得滚烫起来。虽然杰娜依然保持神智清醒,但是她也暂时放鬆下来,手爱抚着乳房、肉棒和阴唇,享受兴奋的感觉。   理所当然,阿曼达并不会这样就满足;她马上就把肉棒从杰娜的体内抽出来,在杰娜的身体动作配合之下,把杰娜的身体一百八十度的翻转过来,将精液直接射在杰娜的双乳上。   「啊啊啊啊啊……」杰娜张开嘴巴,发出几声尖叫,示意阿曼达把龟头拿过来;于是阿曼达就把肉棒指向杰娜的脸儿,瞄準着嘴巴,随意的喷射。   「来吧……啊啊啊啊啊……让其他的肉棒……啊啊,也加入混战当中……」   在杰娜的要求之下,两位树精灵就分别把一根黑色和棕色的肉棒靠在对方的脸颊,兴奋地喷射起来,使得本来白色的脸儿变得更白、更美丽,也更香滑。   「还不够喉呢……」在杰娜的要求之下,阿曼达又吩咐另一根幼嫩的肉棒塞入杰娜的嘴巴里,把精液直接射入她的喉咙里。   「过瘾吗……唔唔唔唔唔!!」阿曼达话音未落,红唇就被杰娜的一根白色的大肉棒塞入阿曼达的嘴里;龟头一接触舌头,便如同触电般激烈地抽搐,喷发精液。   可是性交仍未结束;当阿曼达的射精结束以后,二人就互相拥抱,躺在桌上,黏满精液的双乳互相挤压着,喷出乳汁;妖艳的红唇互相亲吻,填满精液的口腔互相交接,白浊的舌头交缠,双目凝视着对方;这下子不管是理查还是阿曼达,似乎也已经无法再反抗了。   「把肉棒再插入我的阴道吧……我的下体很痒呢……」   「好吧好吧……那你也要这样做……」在杰娜的提议之下,阿曼达就吩咐一根肉棒首先插入杰娜湿润而且温暖的阴道;接着杰娜也将一根肉棒插入阿曼达的   下体。这次肉棒还未喷射,两位美女的前庭大腺就首先释出淫水。然后她们又将肉棒插入对方的肛门,开始高速地抽插起来;她们兴奋地呻吟着,融为一体,暂时忘却了魔法力量的争斗,享受性爱的快感。   最后,杰娜和阿曼达下体本来已经发软的肉棒,在对方嫩滑的皮肤磨擦之下,肉棒就再次挺直起来;于是嫩滑的手又把对方的肉棒抓起来,温柔地套弄着。   「快点喷发吧……」没多久,两根肉棒龟头贴着龟头的喷射出白色的精液,朝着对方的肉棒和阴囊狠狠地喷射起来。本来白里透红的肉棒马上就被淹没在洁白的精液当中;两根肉棒如同杰娜和阿曼达一样紧贴在一起,互相交缠,又像情人互相拥抱和爱抚的样子,散发着精液的腥味。   「啊啊啊……完了吗……」阿曼达软弱无力的呻吟着说。   「你很想再干炮了吗?那么我们明天再来吧……」杰娜笑着说。   「明天你可要温柔一点……」阿曼达说,心里想:「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顽强,看来我要想点办法。」   「这家伙的实力……看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杰娜的双眼温和地凝视着阿曼达的杏眼,微笑着,心里想着。「理查,你就瞧着吧……」   第二天早上,太阳从窗户射落在床上,照着阿曼达的眼皮,使她醒过来。她被安排住在一间豪华的睡房;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杰娜就坐在她的面前,一只手放在她的肉棒上温柔地抚摸着。除此以外,亚历山德拉、马丁、苏菲亚、西莉亚和阿加莎亦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双手和双脚都被杰娜用肉棒缠绕着,无法移动,双眼凝视着她赤裸的身躯,尤其是那火红的龟头。   「你们想干什么?」   「没什么……想服待一下你而已。」亚历山德拉说。「你也饿了吧,还不赶快起来吃早餐?食物就在你的眼前……」   理查想了想,这群家伙显然是别有用心的,可是又想不出目的是什么。不过自大的他认为就是他们真的有什么计谋,也干不出什么事情,因此就没有多帖理会,选择主动出击,马上就把眼前的众人除了杰娜以外逐一用肉棒紧紧的缠绕起来。   「杰娜,让我们一起享用这丰富的早餐吧。」   「好的,可是你要对他们温柔一点啊。」杰娜说。   「为什么?」   「对待猎物温柔一点可是基本的礼貌啊;要不然你会后悔的。」杰娜笑着说,语气诡异。   「是吗?」听见杰娜诡异的语气,理查就认为这是杰娜的奸计;为免中计,他自然选择做出相反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料到,这才是杰娜的说话真正的目的。   阿曼达首先把两根粗大的肉棒插入马丁和西莉亚的肛门里;肉棒激烈的动作使得他们如同女人般娇吟起来。西莉亚的肉棒跟马丁的肉棒一样的洁白,长度也差不多;两根可爱的肉棒在阿曼达疯狂的抽插之下在空中摆动着,不知不觉之间也慢慢地变硬、挺直起来。西莉亚的双乳也在上下晃动;那粉红色的乳头马上就吸引了阿曼达的注意,于是就用管子把乳头吸吮起来,吸吮乳汁。虽然西莉亚只是人妖而已,但是因为魔法的关係,乳房亦能够分泌乳汁。   「啊啊啊……这也……太大力了吧……」西莉亚轻声地说。   「啊,就是嘛……啊啊啊啊……」马丁也附和的说着。他们诱人的双目不约而同的注视着阿曼达,发出哀求的讯息;可是诱人的眼神却使得阿曼达的性慾大增,反而变本加厉。事实上,这也就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   「很痛苦了吗?少许痛楚也忍受不了,这怎行的啊!看来你们需要调教一下。」   阿曼达奸笑的说,然后就用肉棒粗暴地插入他们细小的嘴巴里,双手又抓起他们的肉棒,肆意拉扯和拍打。   「阿曼达,别这样对待他们吧……」亚历山德拉叫喊着说。亚历山德拉甜美的声音吸引了阿曼达的注意;她就放开了马丁和西莉亚的肉棒,回望着亚历山德拉胸前那甜美的大乳房,像狼一样蹼上前,把亚历山德拉压倒在床上,用两根肉棒缠绕着她的双手和双腿,使她无法挣脱。   「你想……怎么了?」   「没什么,想在你的子宫里射精而已。陛下你不会介意吧?」阿曼达奸笑着说。   「哈……就算我介意,我又能拒绝吗?」亚历山德拉苦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了。」阿曼达四只手分别拉着亚历山德拉金黄色的秀髮,抓着巨大的双乳和爱抚着亚历山德拉的阴蒂,然后把龟头插入亚历山德拉的女阴,臀部往前一推,肉棒整根埋没在阴唇的拥抱当中,兴高采烈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亚历山德拉高声地尖叫起来,全身乏力,脸颊发红,双   目失神,然而嘴角却露出诱异的笑容。   「这是你第一次被树精灵干炮了吧?感觉是不是很爽?」阿曼达笑着问。   「啊啊啊啊啊……」亚历山德拉却只是发出悦耳的呻吟,没有回答。   「咦,这样吧,阿加莎,你也来跟你的母亲分享这性慾的快感吧。」阿曼达说。   「难道你以为我会害怕你吗……」阿加莎话音未落,右脚就被阿曼达的肉棒缠绕起来,拉倒在床上,躺在亚历山德拉的左边,然后双手和双腿又被缠绕起来,动弹不得。   「咦,差点遗留了,还有咱们的性感又冷酷的美女苏菲亚呢。」阿曼达奸笑着说。   「请你说话庄重一点……」可是,苏菲亚马上就被抓起来,躺在亚历山德拉的右边。   「好了,就让我们开始一场娇吟大合唱的演奏会吧。杰娜,你也要帮忙一下。」   「这当然。」杰娜说,身旁伸出了三根白色的肉棒,手抓着龟头,指向阿曼达的红唇。「可是,你想它们插进那儿?」   「就在肛门吧。女阴就由我来负责。」阿曼达说。   「好的。」于是杰娜就分别把三根白色的大肉棒,逐一插入三个屁眼当中;首先是苏菲亚,然后是亚历山德拉,最后才是阿加莎。苏菲亚的屁眼比较紧,如同锁匙孔一样;而阿加莎和亚历山德拉的屁眼就比较宽阔,肉棒一下子就插进去了。接下来,阿曼达又把肉棒插入阿加莎和苏菲亚下体腾空出来的女阴。   「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和苏菲亚异口同声的发出高频率的呻吟;阿加莎蓝色的双目眺望着苏菲亚诱人的眼睛,心里好像在想着些什么。   「看着我的双眼,集中精神……」苏菲亚的声音轻轻的在阿加莎的耳边响起来了。她开始回想起先前苏菲亚在书房里对她所说的话。   「你要看着我的双眼,集中精神,」苏菲亚慎重地说。「这是古老的魔法,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懂得使用的了,我也只是翻查古籍找到这东西出来。」   「这是什么魔法来的?」   「这是一种慢性的催眠术……以性慾迷诱对方。这不算是什么力量强大的魔法,可是它有一个特点:由于所需的能量非常小,因此不容易被察觉得到。就是理查也未必能够注意得到。第一次我们要大伙儿一同行动,以集中各人不同的魔法力量,一方面加强效用,另一方面保护自己的意志不受侵扰,再过几次以后,当咒语慢慢地起作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单对单的对付她,直到对方。我不知道这是否能够成功,但这也要试一下。」   「那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去行……」   「既然女人叫得这么爽,你们这些男人也来一同享乐吧。」于是阿曼达便把西莉亚和马丁带到来面前,抓着他们的头髮,拍打着他们的臀部,肉棒抽插的速度也愈来愈大。   「啊啊……怎么……」就在阿曼达还在忙着干炮的时候,忽然却感到下体插入了一根温暖的肉棒;是杰娜,她趁机从背后张开双臂抱拥阿曼达嫩滑的双手,龟头猛然插入阴道,与阴唇激烈地摩擦起来。   「一起干个痛快吧。」杰娜笑着说,润滑的嘴唇轻轻地在阿曼达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使得阿曼达只好乖乖的听从她的吩咐。   阿曼达的肉棒马上就在亚历山德拉的体内激射起来。白浊的精液一如既往的闯入阴道,进入子宫,前庭大腺亦释出淫水,与精液融为一体。虽然阿曼达的动作可以称得上是十分粗鲁,肉棒面对着诱人的阴唇根本毫无不留情,龟头如同锤子击打着亚历山德拉的子宫颈,可是对于每天下体都被男人的肉棒和自慰棒插过不停的亚历山德拉来说,如此的痛楚却为她带来兴奋的感觉。当然,就是她并不感到疼痛,本能的反应也使得她还是高声地娇吟起来,乳房失控的摇晃不停,而且还喷出乳汁,溅在阿曼达的双乳上。阿曼达趴在亚历山德拉的身上,巨大的双房压着亚历山德拉的双乳,两双手紧紧的抓着亚历山德拉,身体陪伴着她一同前后抽搐;两双眼睛和嘴唇之间只有不到六吋的距离。   当然,阿曼达的攻势又怎会如此简单。在她的操控之下,又有两根雪白的肉棒移近,一根的龟头靠着亚历山德拉的嘴唇,另一根的龟头则塞进了亚历山德拉的乳沟里。亚历山德拉马上睁大淫蕩的双眼,伸出火红的舌头,主动挑衅面前的小龟头,又用双手挤着双乳夹起肉棒,摩擦着龟头。   「啊啊啊啊……精液……啊啊啊啊……」亚历山德拉伸出舌头,央求着阿曼达说。   「想喝精液了吗?那么你就喝吧。」阿曼达说;于是两根肉棒便突然猛烈地喷射起来;亚历山德拉的双乳首先被射得一片白浊,与乳汁混合,然后又射在阿曼达的双乳上。接着,在亚历山德拉舌头的引诱之下,另一根肉棒又在亚历山德拉的脸儿上喷射起来;精液如同瀑布般击打在亚历山德拉的脸儿上。精液马上就填满了她的嘴巴,然后就涂满了亚历山德拉的脸儿,从头髮到下巴都是精液;当然,因为与肉棒的距离十分接近,阿曼达的脸儿当然也不能倖免。   「等一下,别把我忘掉了……」杰娜奸笑着说,肉棒忽然朝着阿曼达的子宫大力一插,精液便如同火焰般燃起了阿曼达的性慾,使得她疯狂的大叫起来;精液如同万马奔腾在阿曼达的体内晃动。   「啊啊啊啊……」没多久,阿曼达的肉棒继续抽插的工作;这时候,罗斯玛丽的肉棒暂时放过了她那沾满精液的阴唇,离开了她的下体,在旁等待。阿曼达首先抓起了苏菲亚的双乳,然后拉开她的双腿,爱抚着阴蒂,一言不发,就翻开阴唇,把肉棒插进去苏菲亚的下体。   「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是也不用叫得这么勉强了吧。」阿曼达拉扯着苏菲亚的长髮,拍打着她的臀部,奸笑着说。   「啊啊啊啊啊啊……」苏菲亚忍住痛楚,高声地尖叫起来,双眼依然睁大着,不敢放鬆,全身僵硬。两双乳房起劲地摆动起来,淫水顿时从前庭大腺喷出,溅落在阿曼达的大腿上;阿曼达的指头把淫水轻轻一抹,送入嘴巴里,用舌头舔了一下。   「咦,我也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邪恶的笑声伴随着惨烈的娇吟高声地响起,使得床架摇摇晃晃。苏菲亚虽然也是一个已经完全习惯被干炮的淫妇,可是面对阿曼达无情的入侵,镇定的眼神还是显得有点儿慌张。幸亏她总算能够保持意志坚定和清醒,抵得住下体的痛楚;相反地,阿曼达开始显得有点疲倦。   没多久,西莉亚和马丁的肛门也相继受刑,最后终于轮到了阿加莎;这时候,阿曼达除了消耗了不少体力以外,在苏菲亚的那个古老魔法咒语的法力之下;然而,与苏菲亚以为理查不会注意到这种慢性而已作用非即时可见的咒语的推测相反,也许是因为刚才阿曼达与苏菲亚性交为两者提供了精神交流的关係了吧,理查开始感到有点不妥,察觉到苏菲亚的所作所为的目的。   「这很可是是一种使法力流失的咒语……刚才我的力量好像从龟头里溜走了。」   在背后操纵阿曼达的理查心里想。「既然如此,我就儘管继续玩下去了吧,反正如此低层次的手段根本伤害不了我……苏菲亚这贱货似乎没有想到,既然你可以消耗我的力量,我也可以补充和增强我的魔法力量。哈哈,真是愚蠢……」   「哈哈,终于轮到你了,我亲爱的小公主……」   「有本事就把肉棒插进来干个痛快吧,我的阴唇都已经发红了……」阿加莎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轻佻地说着,双眼的眼神挑衅着阿曼达心中的性慾。   「这还用说。」阿曼达蹼上前,翻开阿加莎粉红色的阴唇,把龟头往前推进,深入对阿加莎温暖的子宫里,抓起阿加莎的双腿和双乳,发出淫秽的奸笑声,肉棒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面对激烈的抽插,阿加莎尝试保持冷静,双眼冷静地凝视着阿曼达的双目,可是却无法控制嘴巴疯狂的呻吟和身体的抽搐。   「小公主,你的呻吟声真是动听呢……」阿曼达张开双臂,拥抱、抓紧阿加莎淫蕩的肉体,张开樱桃小嘴,伸出红唇,与阿加莎的香舌交缠。   「啊啊啊……那么……啊,你喜欢我吗?」显然地,阿加莎这句突如其来的回应是对于阿曼达的性慾的挑衅。   「当然喜欢。」   「那么……啊啊,就用你的行动来证明吧……」阿加莎低声地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眼神,引诱着阿曼达。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话音未落,阿曼达马上把一根肉棒狠狠的插入阿加莎的肛门,使得阿加莎又尖叫了几声,然后又继续高声地呻吟;看见阿加莎前后晃动的双乳,阿曼达又用手起劲地挤压,乳汁马上就如同喷泉般喷射出来。   「香浓的乳汁……真美味……」把乳汁舔光以后,阿曼达又把一根黑色的肉棒塞入阿加莎的乳沟之间,龟头马上与乳沟高速地磨擦起来,弄得阿加莎的胸口发火,性慾涌上双乳;再加上阿曼达的巨乳的压迫,阿加莎的乳头又喷出了乳汁,溅在阿曼达身上。   「你这淫娃真是可爱呢……」阿曼达轻轻的掌掴阿加莎的脸颊,拉着她的长髮,咆哮了几声,然后手抓起阿加莎的肉棒,温柔地爱抚起来,肉棒却猛烈地攻击阿加莎的阴唇,使得阿加莎既是兴奋,又是疼痛。   「啊啊啊……精液……」   「小公主要喝精液吗?儘管享用这两根大肉棒吧!」于是阿曼达又把两根白色的肉棒塞入阿加莎细小的嘴巴里;平常人早就会透不过气来,可是对于肉棒见怪不怪的阿加莎,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的快感。她先用舌头舔弄龟头,然后咬紧龟头,头前后晃动,让肉棒在温暖的口腔里磨擦起来,插入深喉;虽然性慾已经从胸口涌上了嘴巴,直达头脑,但是阿加莎依然保持清醒,相反地阿曼达已经开始气喘起来。   「啊……要射了……」阿曼达忽然把其中一根肉棒从阿加莎的嘴巴里抽出来,坚硬的肉棒如同钢棒般狠狠的拍打阿加莎的脸儿。   「啊啊啊……是哪一根肉棒……」阿加莎咬着另一根肉棒的龟头,含糊不清的说。   「啊!全部!」阿曼达尖叫一声,所有肉棒便在一瞬间爆发出热烘烘的精液。   精液有的如同海浪前冲阿加莎的阴唇和屁眼,流入子宫和直肠,累积起来,而且愈来愈多;有的则像喷泉一样,从那粗大的肉棒喷射在阿加莎的乳头、乳房和乳沟上,当然阿曼达的巨乳亦不能倖免。不过要说最淫秽的景象还是精液填满阿加莎的嘴巴,从嘴唇边滴出,还有满脸被喷满精液的样子。精液迅速从龟头喷出,灌入阿加莎的小嘴巴里,直达喉咙,火红的舌头和嘴唇顿时变成白浊一片;而金黄色的头髮也浸着白色的浓精,本来白色的脸儿在精液的衬托之下显得更白、更嫩滑;鼻樑和下巴都沾满精液,面颊和额头上了一层浓厚的精液面膜。当白色的精液逐一洒在蓝色的杏眼睛的时候,阿加莎的小嘴巴终于受不住了,红唇开启,吐出已经容纳不下的精液;两条白色的小瀑布就在嘴角的两边流出,阿曼达亦将肉棒从阿加莎的嘴巴里抽出来,隔着充斥着淫慾的空气,把精液射落在舌头上。   不过由于阿曼达已经累了,精神无法集中,眼界也自然失准,使得不少精液跟随着另一根肉棒的白浊射在阿加莎的脸儿上。阿加莎这幅淫蕩的脸儿变得愈来愈白了。   「啊啊啊啊……给我多点精液……啊啊啊啊!」阿加莎高声地娇吟着,依然不停地呼求阿曼达射出更多精液。   「你这淫娃……快要把我的精液吸光了……」阿曼达只好把龟头靠在阿加莎的舌头上,肉棒起劲起拍打,喷出精液,射入嘴巴里。由于肉棒的射精太激烈了,使得压在阿加莎身上,俯视着她白浊的脸儿的阿曼达的脸儿也被喷上精液。   「哈哈,这不就正是我的目的了吗?」阿加莎心里想。这时候,她的子宫已经和直肠都灌满了精液,腹部开始发胀起来,可是阿曼达的射精还未有停下来的趋势。虽然阿曼达的每一下插入也强而有力,肛门和阴唇的痛楚十分强烈,但是阿加莎的性慾已经超越了肉体的痛楚,因此一直只是兴奋地淫叫,却没有注意到射精已经持续了一分钟,却没未有停止下来。   「怎么搞的?阿曼达的精液好像射不完似的。」苏菲亚心里担忧地想,害怕是咒语的副作用,担心会使阿曼达和阿加莎有所危险。由于双腿和双手被阿曼达的肉棒抓紧,阴道和肛门依然被两根大肉棒封闭起来,动弹不得,加上强烈的痛楚使得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好让沾满精液的肉体躺在亚历山德拉的胸前高声地呻吟。   终于,夹在阿加莎双乳之间的肉棒首先停止了射精,然而这时候阿加莎的双乳已经布满了一片白色。然后肛门的肉棒也停止下来,慢慢地把肉棒往后退出,精液便如同瀑布一样从那被挤开的屁眼倾泻而下;同时阿曼达下体的那根肉棒也停住了射精,肉棒开始发软了,可是龟头依然留恋着阴道的温暖,不肯离开。   最后,阿加莎面前那两根肉棒也发软了,精液满布着整个上半身;淫叫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兴奋的淫笑。   「我已经不行了……」阿曼达喘嘘嘘的说。   「可是你看,我的肉棒才刚火热起来呢。」阿加莎爱抚着自己的龟头,奸笑着,奸狡的双眼凝视着阿曼达的阴蒂。   「难道你想……」   「是的,可以吗?」阿加莎温柔地问。   「当然可以……阴道就在这儿……快把肉棒插进来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加莎便张开双臂,拥抱阿曼达,爱抚阴蒂,红唇与阿曼达的舌头交接;阿曼达的右手首先温柔地把自己的肉棒从阿加莎的下体退出来,积压在阿加莎体内的精液便如同流水般喷出,溅在阿曼达的身上,染白了阿加莎粉红色的阴唇,然后拉着阿加莎的肉棒,把龟头靠在阴唇,温柔的磨擦着。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双手抓起阿曼达光滑的臀部,一言不发,猛然把肉棒向上推进,插入阿曼达的下体;这下子轮到阿曼达开始疯狂地高声呻吟、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达的双腿夹着阿加莎的下体,坐在肉棒上,乳房不停地上下晃动;肉棒和阴蒂被阿加莎的双手随着玩弄,乳头在阿加莎的舌头的诱惑之下马上就喷出了香滑的乳汁。   「转换一下姿势了吧。」阿曼达还未来得反应,阿加莎便伸强壮的双臂抱起阿曼达的肉体,让阿曼达躺在床上,夺取了性交的主导权,佔了上风,从骑乘体位巧妙地转变成为传教士体位。由于阿曼达已经疲倦了,这时候阿加莎的双手和双脚没有再被肉棒缠绕,因此身体可以自由活动,反而阿曼达却彷彿被阿加莎的肉棒锁起来了,除了抽插的晃动以外,软弱的双腿并没有挣扎,只剩下两双淫秽的手温柔地抚摸着阿加莎的乳房和面颊。   「哗,亲爱的,你的阴道让人家插得真爽快呢……不做妓女的话真是糟蹋了你的阴唇……哈哈……」阿加莎兴奋地、高声地咆哮、狂笑着说。她的性慾也似乎开始有点失控,使得在旁观看的苏菲亚开始有点儿担心。   「啊啊啊啊……你的肉棒也……啊啊,不错呢……」阿曼达高声地尖叫着说。   「我的肉棒较粗壮还是你的肉棒较粗壮?」   「当然是……啊啊啊,你……啊啊啊啊!」   「阿加莎,你们千万不要玩得太疯狂;要不然这咒语可能也会因而伤及你的力量……上帝啊,求你保守她吧……」苏菲亚低声地自言自语的说,心里默默地祷告着。   「啊哈哈……要射精了……」阿加莎说,眼神忽然从刚才的疯狂变得冷酷起来,语气也变得平静,刚才的笑声也渐渐消失。「就让我的精液……净化一下你的阴唇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射精亦持续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肉棒首先以如同子弹火车般的速度进出下体,如同水枪般猛向子宫乱射,精液的温暖使得阿曼达的下体变得火热起来。然后阿加莎便迅速从精液满布的阴道抽出,将这根火红的钢棒靠在阿曼达的脸儿上,龟头如同拳头般打向对方的脸儿,把精液喷向阿曼达的嘴巴。不过阿加莎却是故然的把精液乱射,弄得阿曼达满面都是精液,跟她的脸儿一模一样,变成白色一片。   「唔唔唔……咕噜咕噜……」射精接近尾声,阿曼达张开贪婪的嘴巴,如同婴孩吮奶一样,把龟头含起来,吸吮和吞嚥精液。   「味道不错了吧?」阿加莎问。   「很棒呢……」阿曼达舌头舔着嘴唇,兴奋地说。「你的肉棒这么棒,怎么不去当男妓呢……」   「哈哈,我可是双性人呢……双性人的性工作者应当称之为「妓女」才对,就跟女人一样。」阿加莎说。「再说,这根肉棒也不是向所有人开放的啊……毕竟这根是公主殿下的肉棒,是王室的肉棒……」   「那么……今日我的阴唇能够遇上你的肉棒,似乎真是我的荣幸……」   「别说这些客套的说话了吧。」阿加莎张开双臂拥抱阿曼达,双腿环抱她的下体,两双沾满精液的红唇便互相交接,沾满精液的淫舌缠绕在一起,而肉体亦是如此。两根大肉棒因为身体的接触,龟头互相磨擦对方的龟头,马上又挺直起来。沾满精液的肉体便互相互相黏附在一起,构成一幅淫秽和浪漫的图画,儘管事实上两人心底里各有盘算。阿加莎心里一方面为刚才的性交感到沾沾自喜,心里想:只是花了一会时间就能够把这家伙征服,似乎理查也没有什么厉害而已。   她想,只要继续下去,他们就可以破坏理查的奸计;可是没有人想得到,理查却已经早有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