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撸1_撸管男图片_撸二哥 影音先锋_撸二哥电影男人网站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一万块钱的初夜
 

    一万块钱的初夜

    时间:2018-02-09 我的生日就是端午节,很是凑巧,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妈故意再那天把我生出来的,所以我特别喜欢吃粽子。有一次,那是在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外地读书,那天我特想吃粽子,就去超市里买了几个粽子和鸭蛋,同时请我同学吃,他们还笑我说,那有这样过生日的人呀,太对不起自己了,同时也说我小气,不请她们吃大餐。而明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我却不能吃到粽子,虽然有太多好吃的东西,以及礼物,但是,从内心来说我还是想吃个粽子。可是没有人会请我吃,所以我决定去买点粽子,做为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明天早餐。于是我出门去买粽子,刚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有人给我发了短信,我以为是谁给我提前道声生日快乐呢。可是,打开一看是,「我是亚茹,还记的我吗。明天是端午节,也是你生日,我没有记错把。明天出来吃顿饭怎么样,就我们俩。」 亚茹,我的嘴角不经意的泛起了一丝微笑。亚茹是我高中同学,其实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但是不在一个班。只是在高四那年(也就是复读嘛)我们凑巧被安排在一个班了。 那时我对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高考失败之后复读到了一个新的班级,有过复读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在新班级里面自己都很自卑,因为自己毕竟是一个失败者嘛。于是刚到的时候也不怎么与别人交流,坐在班级的位置一般也是最靠后的。第二天,亚茹来了,背着一个大书包,齐耳的短髮上别这一个可爱的粉红色星星的发卡。老师在讲台上开始介绍她,然后就是安排座位。必然的,我是班上今年的第一个复读生,他是第二个。于是就做到我旁边了。 她一看是我,很高兴的样子。似乎有很多话想跟我说。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打了声招呼说:「你怎么也来这么早啊?别的复读生都要八月份才愿意来上课呢」,她说「呵呵,听说你来了,想你了嘛就想早点来看你」,我一听这话心里某个地方就被触动了,正想接话呢,老师在讲台上说「同学们不要说话了,开始上课了」。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由于是早上,我这个人习惯睡懒觉,一节课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下个的时候正想趴桌子上呢,亚茹突然拍了我一下说:「还不好好学习,都复读了还这样!」,我懒得理他自顾自的趴桌上睡了。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啊都不知道啥感觉,做了很多梦,天又热,于是就醒了。发现自己满头大汗的,教室里面竟然没有人了,看了看表原来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转头发现亚茹竟然也趴在旁边睡着呢。哎,全班人都去吃饭了竟然也没人叫我们俩,真是人情冷暖啊看来我们两个得自己照顾自己了。我拍了拍亚茹想叫她起来吃饭,结果她依依呜呜的转过头来朝着我趴着继续睡了。我一看乖乖不得了,她今天穿的一个白色小T恤,由于热的出的汗把背和前胸都打湿了,隐隐约约的能看出来没戴乳罩。高中女生还没怎么发育嘛,可是能明显的看到她胸前的两个葡萄大小的小突起。正看得出神,她醒了,迷迷糊糊的看我盯着她就说:「怎么了?」,我一惊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哦,吃饭时间到了我们去吃饭吧」 她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这个动作更加突出了她胸前的亮点,我一下子看得癡了。她回过神来看见我的样子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突然就明白了什么,说「臭小子看什么呢,赶紧吃饭了」 我吓了一跳,赶紧收回自己色迷迷的眼神,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在那傻笑。谁知道她凑过来说:「色狼,好看吧?都让你看了你今天得请我吃午饭!」那双弯弯的小眼睛里面全是狡黠,我正愁没台阶下呢,正合我意。于是就一起去学校外面吃饭了。这小妮子还真不客气啊,照着好吃的贵的给点。奶奶的花了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啊,我那个心疼啊。回去的路上就有点不高兴了,这小妮子吃的挺爽,在我旁边蹦蹦跳跳的说,「哎哟,吃你顿饭就不高兴了,小气成这样,本姑娘都让你佔便宜了你还不得出点血啊。」我一生气就说「我佔什么便宜了?不就是看了看你的胸吗,那么小又没什么好看的……」话以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怕她生气。她呆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忽然抬起头来气鼓鼓的「凭什么说我的小!你看见过大的吗?」她一生气就会鼓着腮帮子,本来弯弯的小眼睛都瞪起来。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我一下子又呆住了。她见我没说话就在我膀子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说「以后不许再这样」然后就跑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哪发呆。 后来因为我们在一起就越来越熟络了,渐渐的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高考前的那个端午节,大家都很紧张都在拚命的学习学习在学习。我和亚茹也不例外,整天都在做题啊什么的,也很少在谈天说地了。因为我爱吃粽子,端午节的下午吃了很多,那天的晚自习就感觉肚子很撑,就趁着下课,到学校的操场上走走,消消食,顺便喘口气。 操场和教学楼有一段距离,晚上基本上就没什么人。夏夜的操场上,草地都长到半人高了,空气也很好。四周的虫鸣和天空中的明月构成了一幅及其安详的画面。我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在草地上躺下来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睁开眼睛一看,就在我面前有一张人脸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吓得一激灵,大叫一声便倒爬着往后退。等爬了一截才发现那个人脸竟然是亚茹的脸,她现在正在那哈哈大笑呢。我气坏了,一骨碌爬起来就跑她那去想要兴师问罪,结果她竟然笑的坐地上了,还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个不停,我大喝一声「不许笑了」,换来的结果是她小的更厉害了还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还一个大男人呢……吓成那样……有没有尿裤子啊……」 话说男人都有自尊啊,我平时最怕别人说我什么男人不行之类的,便一个箭步跳她面前,结果狗血的事情发生了,我绊倒了当然就如很多泡沫剧里面演的一样,我压到了她身上,不过没有电视里面那么夸张,我并没有亲到她,只是压到了她身上而已,我还用双手撑着地面怕压坏她了。 这下倒好,她还真的不笑了像是吓坏了。我赶紧的双手一撑就想站起来,结果脚上突然一阵疼我结果又摔了下来,脸正好压在她的胸上,她一声惊呼说「你干什么呀!」抬手便来推我,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可是脚上好疼就是起不来,可能是刚才崴着了,我便想解释说是脚崴了,可是一张嘴发觉自己嘴巴的位置刚好对着她的乳头,所以张嘴说话就变成了我似乎在咬她的乳头……(夏天,衣服穿的都很薄嘛又没带乳罩)她推的更用力了,嘴里还说着「你干什么啊,我不笑了还不行,你别这样」之类的,好不容易我把头从胸里抬起来说:「我脚崴了,是脚崴了,起不来了」。 亚茹半信半疑的看着我,看见我痛苦的表情和头上的汗水,她的表情立马就变了。说「真的,我看看,崴着哪里了」,说着费劲的从我身下钻出来看我的脚。我那时穿的短裤和凉鞋,她一在我右脚的脚脖子上一摸,一阵钻心的巨痛传来我忍不住「哎呀」一声叫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赶紧收手了说「很疼吗?哎呀,肿起来了,你还能走吗,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我点点头,她便赶紧过来扶着我的左手搭上她的肩膀。我一米八的大块头她才不到一米六,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了,我看她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她说「你还好吧?我们去医务室吧。」我恩了一声便开始走,谁知道右脚一沾地就又是一阵剧痛,没法在站住脚便带着她又一次摔在地上。 她赶紧爬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说「怎么样怎么样,摔到没有,对不对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说着说着竟然坐那哭了起来,我一看这架势,也郁闷了,挣扎着支起身体说「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谁知道她哭的更厉害了,乖乖,女人就是这样犯了错了还要受害者来哄啊,我赶紧说「没事,你扶我起来坐会,等会没那么疼了就好了」 她止住哭声说「真的」我忍痛点了点头,于是她便扶着我坐了起来。怕我坐不住还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我看她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关切的表情在月光下显得那么的动人,不由得看得癡了。她费尽的调整好我们的位置,抬头一看我傻乎乎的盯着她看,脸一红,低下头说「你看什么呢,受伤了还不老实」 我反应过来,也不好意思的低头了说「没发觉,你原来这么好看」 「说什么呢,活该你崴脚」说着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 我赶紧呲牙咧嘴的装很疼的样子「你别掐了,我都受伤了你还这样,要是我残废了我就赖着你一辈子」 结果这句话把她吓了一跳说「真的会残废啊?哪我们赶紧去医务室啊别耽搁了治疗」说着就要起身。 我赶紧说「傻丫头,开玩笑呢,先歇一会再走」 她又是半信半疑的看着我,后来看我似乎暂时是不能走了便又坐下了。一时我们都沉默了,只有周围的虫鸣还在欢快的叫着。感觉着她软软的暖暖的身体挨着我,我不禁想起了刚才那一幕,她乳房的感觉还留在我的脸上,那种柔软温暖的感觉不禁让我想入非非,下体自然的顶起了帐篷。脚上的痛楚也不那么明显了,我便开玩笑的说「亚茹啊,说真的,你的胸变大了呢」 她似乎在想着什么,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什么?」 我呵呵一笑,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举手便要打我「你讨厌,说什么呢」,我一躲,不偏不倚,她的小手一下子打到我了的小弟弟上,打的不用力不过她肯定感觉到了。触电一般的缩回手,「呸,你个色狼,」说着又感觉到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 一时又是沉默,我仰头看了看月亮,突然有一种伤感,说「一个月后就是高考了,那之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啊,唉……」 她似乎被我的话触动了,抬起头来看着我,眼泪满是伤感。我低头一看,我们的眼神就交汇了。谁也没有动。我看着她弯弯的小眼睛,圆乎乎的脸蛋上梨花带雨,小嘴嘟嘟的似乎还在生气。我的心跳立马就加速了,脑子里面一团乱麻。心里有个声音似乎在说着,「亲她吧,亲她把,也许一辈子就之后这一个机会了」。 但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就吻到了她的嘴上,她还没反应过来我的嘴就离开了。她呆在了那里,我也不知道怎么缓解这尴尬,便很狗血的举起自己的手做了个「v」字,嘴里还发出一声「耶!」她缓过神来,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说「你坏死了」变把脸埋在我怀里,我看她没生气,胆子就大了,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说「这是我的初吻,你呢」 她挣脱我的手,又把头埋在我怀里,点了点头,嘴里含糊的「恩」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我又仰头看了看天空,说「你说,我们以后能在一起吗?」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心里想着「哎,不能在一起今天也要和你一起!」 低下头又吻上了她的嘴,这次我没有再离开,接吻的感觉没有小说里面描写的那么好,只是感觉到她的嘴唇紧张了起来,我慢慢的品嚐着她的嘴唇,她挣扎了一下便软下去了任由我吻着她。 我亲亲的用嘴唇撩开了她的嘴唇,一开始也不敢贸然的把舌头伸过去,于是便用舌头在她嘴唇上拨动着。过了一会,她的嘴似乎放鬆了,我便想把舌头伸到她嘴里,可是她的牙关还是紧闭的。 我尝试着用舌头拨开她的牙齿,可是她就是不让。我也知道哪里来的灵感,就在她腰上咯吱了一下,猝不及防的她「啊」了一声,紧咬的牙关终于张开了。我的舌头也就灵活的伸了进去,她知道上当了就在我怀里像征性的挣扎着,嘴里还模模糊糊的说着什么,因为嘴被我封着当然是啥也说不出来了。我赶紧在她嘴里探索着,过了一会她开始用舌头把我的舌头往外顶,可是当然是无效的反抗啦,反而变成了她软软滑滑的小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可是她还不放弃,继续顶我的舌头。我就顺势把舌头一退,她的舌头就不由自主的顶了出来自然而然的顶到了我嘴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便立即用嘴唇吸住了她的小香舌,她努力的想收回哪可爱的舌头,我怎么会允许呢?便紧紧的吸着一边还用我的舌头舔弄这这可爱的小东西。 她反抗了一会便软下来了,任由我吸着她的小香舌。吻了一会我感觉不过瘾便把手悄悄的搭在了她的胸上,不过她立马就用手抓住我,嘴里还含含糊糊的说着「不要不要」,可是手上却没使出什么力气。我虽然有点害怕她生气,可是现在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于是我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胸,虽然隔着衣服,可是也能感觉到她胸部的肉感,我开始轻轻的揉着并用手指头夹住了乳头,然后以捏,她突然背一挺,挣脱了我的磨嘴,嘴里发出一声悠长而又迷人的「啊……」,我看着她仰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便一口亲在了脖子上而且在脖子上来回的亲吻着,感受着她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和心跳,我沉醉了。一路顺着脖子亲到了胸口,然后自然的亲到了咪咪上,我还不敢撩起她的衣服只能隔着衣服衔住了一个乳头,用嘴唇逗弄着。 伴随着又一声悠长的「啊……」她的脊背停的更直了,变成了现在她已经躺在我怀里了。我抬起头看她,这刻我才终于明白什么事「星眸半睁」了,她弯弯的眼睛半睁着,迷离的目光反射着天上的月光,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加上小嘴中不停的发出淫靡的呻吟。这简直是对任何男人都致命的毒药。 此刻的我已经是精虫上脑了,一下子撩起了她的小T恤,一对桔子大小的少女乳房就呈现在我眼前,月光下这对洁白的小东西随着她急促的呼气上下起伏着似乎是在向我召唤。 饿虎扑食般我一口就咬住了其中一只,另一只也落入了我的魔掌。亚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女椒乳已经被人霸佔了,她开始抱着我的头想把我推开,嘴里还轻轻的说着「不要这样,这样不好」 我才不管她那无力的反抗呢,继续沉迷在这片迷离的肉光中。我用舌头快速的拨弄了几下她的乳头,我能感觉到她全身一颤,脊背又一次挺直了,想推开我的手也无力的垂下了。我感觉到她的变化,知道了她的乳头原来是这样的敏感,便又开始拨弄起来。她纵慾忍不住发出了叫声,但又立即用自己的手摀住了嘴,只能让我听见她模糊的依依呜呜的声音。 我一边用嘴把玩这可爱的小乳头,一只手开始伸向了她的腹部,她似乎察觉了我的意图,又一次用手抓住了我罪恶的大手,不过这次仍然没有什么力气。并没能对我解开她牛仔裤扣子,拉开拉链起到任何的组织作用。解开她的牛仔裤后我的手便伸了进去。摸到了她棉质的小内裤,感觉里面一阵阵的热气。手继续向下,终于摸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是隔着内裤只能感觉到里面的凸凹不平和温暖。于是我想要用手指头从内裤边上伸进去。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她却突然的夹紧的双腿,这一下子我的手被夹的紧紧的,根本就不能动了。 就在这时,上课铃想起来了。她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挣开我的怀抱,就做了起来赶紧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回头以看我不动了。原来她刚才的动作太急,不小心踩到了我受伤的脚上,现在我什么性慾都没了,只能一个劲抱着我可怜的脚脚在那呻吟了。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还真是没错了。 后来她赶紧的跑教室去叫了几个男生把我扶到医务室。那次还伤的挺重,半个月都不能走路,还好没耽误高考。不过后来那半个月我就在家休息了,中途她来看过我一次是和班上很多同学一起来的。我们互相似乎都躲避着对方的眼神直视寒暄了几句。再后来一只到高考都没见到她,高考结束我能正常走路了,听同学们说她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是提前批的,所以已经去上学了。自那以后我们就失去联繫了。 没想到今天还能收到她的短信,我都上大二了算起来已经快三年没有她的消息了。想起她小小的乳房,我心里有开始蠢蠢欲动了,不过更多的还是老同学相见的喜悦。我赶紧给她打电话过去。 「喂,小雨啊」她的声音便的更成熟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诱惑的意思在里面 「亚茹啊?你怎么来济南了?(我的学校在济南)你不是在北京吗?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啊?你……」 「小雨啊,你还是这么猴急啊,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外面了,我们见面了再说好吗?」 这时候我已经快走到校门了,这时候抬头一看,天哪。 校门口一个美女正拿着电话在打,一身粉色的连衣裙,飘逸的卷髮,脚上一双可爱的高跟鞋把那对珠圆玉润的小脚衬托的完美无比。这不是亚茹是谁?虽然多年没见可她那双总是带着笑意的弯弯的小眼睛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赶忙挂了电话上去打招呼,近看她真是出落的更水灵了,皮肤比以前更白,而且多了以前少女所没有的那份妩媚。她放下电话,抬头一看我「哟,真是你啊,比以前更高了啊,也更壮实了」 「你比以前漂亮多了」 「哦?」她背起手,俏皮的仰着脸对我说「难道我以前就不漂亮啦?」 我赶忙摆着手说「没有没有,我是说现在更漂亮了嘿嘿」 「哼,就你油嘴滑舌的喜欢欺骗小姑娘」 「哎呀,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我赶紧转换话题 「哦,端午节我来济南找我们高中的同学玩,就是xx嘛,你也认识的就是从她那知道你的号的」 「哦」说实在的我还真记不起高中有一个叫xx的同学了,不过只要亚茹在这就好了不管那么多啦 「既然我都到你这了你还不赶紧请我吃饭啊,在那发什么傻」她紧接着说 「这么多年了你还跑这么原来敲诈我啊?想当初你第一次敲诈我的时候还是因为你胸小呢……」 「讨厌」她又掐了我一把,然后挺起胸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我,我的目光自然的被吸引到她的胸上,乖乖不得了,她现在的胸真的是只能用「凶器」来形容了,真奇怪真么个娇小的女生能长这么大的胸。 从我惊奇的眼神中,她似乎找回了胜利的感觉「看什么看,没见过大胸美女啊?赶紧的,济南有什么好吃的带我去吃个够,这次我非得把你吃穷了!」 「嘿嘿,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一顿饭吃完天都黑了,这小妮子,还真能吃,看来我又得吃一个月鹹菜了。 吃晚饭我就说送她去酒店休息吧,她说还没看我学校呢,让我带着逛逛我的学校。于是我就当了一次免费的导游,在济南我们学校算是很漂亮的了还有很多着名的景点,我带着她一一的给介绍,她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孩,东看看西问问的。时间就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八点多了,我们来到了操场,我就突然想起了高中的那个端午节在操场上发生的事情。似乎她也感觉到了。大家又陷入了沉默。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我打破了僵局 「嗯,还可以吧」 「什么叫还可以啊?你这么漂亮,老实告诉我,这几年交了几个男朋友了?」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将头转向了一边。我以为她生气了,赶紧说「别介意别介意我就是随便问问」 谁知道她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是满脸泪花了,我吓了一大跳,乖乖这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啊,怎么说哭就哭了。我赶紧拿出纸来给她擦眼泪。谁知道她「哇」的一声开始大哭起来了,里面把操场上跑步锻炼的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了,我赶紧扶着她上操场边得看台上坐下了,也不知道怎么哄她,她就那样靠着我的肩膀哭着,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给我说她这几年的事,原来高中毕业后她也找过我,可是我家搬家了电话也换了,就没找到我,可是她还是一直想我。大一的时候他们有个学长追她,她傻乎乎的就从了人家。同居了一年,结果今年怀孕了,那个男的毕业了就找不到人了。现在肚子里面孩子都一个多月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就跑到济南来找xx,也没敢跟她说,她也不敢跟家里说。所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乖乖,这叫什么事嘛。我义愤填膺的把那个男的祖宗是八代都给问候了一半,然后又开始哄她,哄了一会她不哭了,坐起身子来擦着眼泪说「不早了,我回酒店了,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我送你把」我扶着她起身 她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到了酒店,她说头晕,于是就去卫生间了。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就走了,本来心里还想着她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再续旧情呢,现在看来,谁都没这心情了。于是就想等她出来,说一声我就走了。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见出来,我就去敲门,门里没反应。我心想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赶紧推门,发现门没锁于是嘴里说着便说「亚茹我进来了」,便推门而入。 谁知道我刚进去,便被一股大力拉着压到了墙上,紧接着一个火热的肉体便扑进我的怀里,我一看是亚茹,更让我难以相信的是她竟然什么都没穿!我张口便要说话,谁知道亚茹一口便吻到我的嘴上,我的话到嘴边就这样被堵回去了。 我就这样被她压在墙上吻着,她的小香舌还是那样的柔软滑腻,而胴体也是那么的火热。我渐渐的从最初的惊奇变成了只剩下下半身还在思考。随着她在我怀里的扭动,我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抱住了她,接触到了她背部柔滑的肌肤。 突然间我清醒了,一把推开了她,说「亚茹你别这样,你怎么了?」说着顺手拿起一跳浴巾给她裹上。结果她看着我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小雨,你是不是也讨厌亚茹了?你是不是不喜欢亚茹了?是不是亚茹被别人上了你就嫌弃亚茹了?我以为只有那个男人才不喜欢亚茹,原来你也不喜欢亚茹了55555555既然没人喜欢亚茹,亚茹是没人要的孩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就往卫生间外面沖,我一看这架势估计不会是想跳楼吧,我赶紧冲出去拉着她,结果一拉拉到了刚给她裹上的浴巾,浴巾掉下来把她绊倒了,也真是巧把,一下子就倒床上了,幸好没摔着。 我拾起浴巾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不看还好,一看我就走不动路了,她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的皮肤在酒店温暖的灯光下闪着暧昧的光辉。可爱的小脚,结识的小腿,丰满的大腿,再往上是那人人都嚮往的神秘地带,和性感的臀部。我盯着那诱人的皮肤吞了一口口水,赶紧拿着浴巾想上去给她盖住。 她缓过神来了,爬起来不让我给她裹浴巾,一边哭还一边说「要什么浴巾,反正你也不喜欢亚茹就让亚茹死了算了……」,说着便挣扎着要忘窗户旁边去。乖乖这可是十楼啊,要跳下去的话这性感的大屁股就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子了……呸,人命关天,我在想什么呢。眼看她就要打开窗户了我赶紧一把搂着她的腰把她拖了回来。她还在奋力的挣扎着,小妮子劲还不小。我乾脆一把把她压到了床上,这下看你还怎么跑,我一米八的大个160多斤的体重可不是盖的。果然她挣扎了半天没什么效果便不再挣扎了,只是大哭着说「你还救我干什么,干什么!我都没人要了没人喜欢了让我死了算了」 我但是也没多想,就赶紧说「谁说没人要,我就要你!我就喜欢你!」 这句话看来管用了,她立马就不挣扎了,也不哭了。然后她轻声说「你放开我好吗,我喘不过气来了」我一看她好像没有继续闹下去的意思了,便说「那你不许再要跳楼了」 她点头「恩」了一下,我便放开她从床上爬起来了。她赶紧缩成一团用被子裹住自己了。哎,老子还没看清捏…… 又是一阵沉默,我也不知道说啥好了。用往上常说的那句话叫「气氛很诡异」 她突然抬起头来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嗯?说的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 她「哦」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很伤心的样子「原来你是随便说说的,我明白了」说着便要起身 我才反应过来她问的是什么意思了,我刚才说我要她,我喜欢她。这下她觉得我是骗她的,保不齐又要说自己没人要,又要寻短见吧。我看她要起身就赶紧扑过去又压住她,说「是真的,都是真的,我要你,我喜欢你,亚茹不是没人要的孩子,亚茹是人人都抢着要的好孩子,对了,我还不让别人抢,亚茹是我最喜欢的好孩子,只能我要你别人都不许抢……」看我急的语无伦次的,亚茹竟然破涕为笑了。都说女人梨花带雨是最美的表情,我说不是,梨花带雨的时候破涕为笑才是最美的表情,在这近距离下看起来更是这样。她看我看得癡了,便轻轻的吻上了我的嘴,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勾住我的脖子。 这下我没有再清醒了,因为我知道要是清醒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就要摔成碎片了。唉……看来我只能以身相许来救救这个迷途的少女吧,阿弥陀佛……呸……想什么呢。我正要推开她谁知道她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了下面,然后骑在我身上直起身来,一把掀开自己身上的床单。我就只能感觉到一阵眩晕,一个近乎完美的裸体就呈现在我眼前,那对颤巍巍的乳房如一对宝玉般挂在她的胸前。我吞了一口口水,亚茹说话了「小雨,我美吗?」 这时的我魂魄早就被那对乳房给紧紧的攫住了,哪还注意她说什么,她一看我的样子就笑了,然后趴下来鼻子对着我的鼻子说「小雨,你真的要我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这回我真的是只剩下下半身在思考了。 她又笑了,开始吻我,从嘴开始吻到脖子,吻到我的锁骨然后慢慢的解开我的纽扣,然后一路吻下去吻我的乳头。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脑子里面想啥了,一团浆糊。只知道好舒服好舒服,感觉她湿湿滑滑的舌头就像有魔力一样,吸走了我的三魂七魄。 我听见了解皮带扣的声音,接着我的下身一凉,我知道我那处男的阳具就这样暴露出来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感觉我的宝贝被一团温暖湿滑的东西所包围,我舒服得叫了出来,低头一看,亚茹正含着我的鸡巴抬头看我,那诱人的眼神让我的鸡巴一阵激动,似乎要爆开了。我呻吟着说「亚茹……不要这样」 亚茹没有回答我,只是弯弯的眼睛里面笑意更浓了。接着她便开始快速的用嘴套弄起来,同时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边缘。我还是处男有木有!哪能受得了这样的阵仗,我只感觉脑子里面一阵模糊,全身感觉到腾云驾雾轻飘飘的,最后一阵酸麻由腰眼出传来然后迅速的扩散到全身,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似乎都沸腾了。我不由自主的仰起头,全身紧绷,嘴里喊着「亚茹,我喜欢你……啊……」 鸡巴一阵颤动,我感觉到好像很多的东西呼噜呼噜的从鸡巴里喷射出去了。亚茹在下面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嘴里还依依呜呜的说着什么。 我终于沖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眼前是亚茹笑意盈盈的脸蛋「呵呵,没想到你还是处男啊,你的初吻和初夜都给了我呢」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的」,低头看我的鸡巴,它正在亚茹的手中惬意的享受着呢,而且还是那么硬挺。 「处男一般射精了之后都不会马上软下去的……」忽然她意识到什么又说「对不起,小雨,我……我不是处女了……你不会因此嫌弃我把」。 我回复了力气一把搂住她说「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你。」 亚茹开心的笑了「那我们一起洗个澡吧,刚才为了救我,弄的你一身臭汗的」她这么一说我才发觉身上粘粘的很不舒服。便起身和她一起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她便弯腰去放洗澡水了,让我先洗个脸。我一以看她弯腰,性感的大屁股就翘了起来,浑圆的曲线,在中间那道缝隙里面隐隐绰绰的有一些黑色的毛髮,其中还有些亮晶晶的东西。我知道那就是她的桃源洞了,我的下身有开始暴涨。再也忍不住了,于是一把抓住她的大屁股开始揉捏起来,入手软滑有弹性。亚茹吓了一跳,嘴里淫靡的叫了一声说「你真坏」 这句话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刺激,我蹲下来直接将嘴贴到了她的屁股缝里面,一股从来没闻到过的骚味传来,可是这却更加激起了我的野性,便开始在那一团扫肉里乱舔。那团肉好软,好多水。入口鹹鹹的。亚茹已近开始发出淫蕩的叫声了「小雨,你好坏,啊……轻点……」 舔了一会感觉不过瘾,主要是下身涨的难受,便站了起来,想起A片里面的人可以从后面插进去的,于是我便扶着我的鸡巴在那桃园洞探索,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从哪插进去,而且卫生间的灯光比较昏暗,也看不见那团的具体情况。我急得满头大汗。亚茹看我不得其法,回头来又开始格格的笑了,接着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引导着插进了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地方。我看找到了便迫不及待的一插到底。 「啊……」我和亚茹同时发出一声喊叫,而我早就忍受不住了,开始疯狂的抽查。我不知道亚茹的阴道是不是很紧,我能感觉到的就是很软的肉很滑的肉包围着我的鸡巴,每次抽插都会刮到我的敏感地带。那种感觉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可能是刚才刚射了,这次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要射的感觉,只是疯狂的抽查着,结果亚茹不行了,一边叫着「小雨,轻点,亚茹不行了」一边回头看我。我已经出神了,都没听见她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耕耘着,结果突然的,亚茹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双手扒着浴缸的边缘,不动了。我的鸡巴也就从哪迷人的桃源洞调出来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蹲下来看。 亚茹趴在那,屁股还翘着,却不动了,只剩下剧烈的喘息和时不时的抽搐。我还以为是她生病了呢,赶紧去摇晃她,问她有没有事、她红着脸,有气无力的说「都怪你,人家……人家都高潮了啦」我这才明白,高潮是这样啊,没有电影里面那么夸张啊,又是喷水又是大叫的。我抱着她说「别坐地上,地上凉,我们洗澡吧」她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全身无力的靠在我身上说「嗯,那你抱人家进浴缸吧」。 我当然乐意了,一把抱起他便走进的浴缸。浴缸里面的水温正好合适我们就躺了下来。真舒服啊被暖暖的水包围着,怀中还有着这样一个人间尤物。真是一生何求啊…… 在我感歎的当儿,亚茹回过神来了,结果却打了我的鸡巴一把,鸡巴还硬着了。被这么一打,我呲牙咧嘴的便叫疼,亚茹又用她那弯弯的小眼睛笑盈盈的看着说我说,「就打它了,谁让它欺负亚茹了哼」 我看她弯弯的小眼睛,便一把搂着她亲了起来,同时一只手也摸上「人间胸器」不停的揉捏着让这一团软肉在我的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亚茹依依呜呜的叫着,同时手也摸上了我的鸡巴上下套弄。亲着亲着她爬到了我身上,深深的看着我,然后在水下扶着我的鸡巴对準了那个关键部位。我低头一看,她下面的黑毛和我的黑毛在水中都漂浮着,煞是好看。突然她做了下去,我就感觉我的鸡巴图案然见进入了一个火热的空间,一阵快感传遍全身。亚茹发出一声蕩人心魄的叫声。紧接着便开始上下运动,浴缸里泛起了一阵阵淫靡的水花,而我则扶着她的小蛮腰,欣赏着哪一对巨乳上下翻飞。这真是人间美景啊。 就这样,抽插了一会我感觉到腰眼开始酥麻了,便自己也开始配合着亚茹往上顶。亚茹的叫声更大了,听这这淫蕩的叫声,有一阵电流般得感觉传来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亚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开始更加卖力的叫喊起来「小雨……用力……亚茹好舒服……你说了要喜欢亚茹的……说话要算话……啊……」 终于,我狠狠的抱紧了她,下身一阵的抽搐,刚出炉的货儿,全数射了进去。 那一晚我们干了四五次,最后精疲力竭的躺到床上,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都听我的。我就说先把孩子打掉吧,因为现在她还是学生,孩子肯定是不能要了。她点了点头,说,「可是我……我没钱」 「打胎要多少钱啊」 「我不知道,听他们说要好几千吧,可是他们说打胎好痛的,小雨,我怕……」 「好像现在还有什么无痛人流的吧?可能手术费要贵点,你别担心我给你想办法」 「真的,小雨你真好,要是我能早点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傻瓜,现在我就很满足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你好好的对你的」 「嗯!」她用力的点了点头,便扑在我怀里了。 后来,亚茹告诉我无痛人流大概要八千到一万块把。于是我便东拼西凑的还从父母那骗了些钱。差不多凑够一万了。就放在一张卡上给了亚茹。说陪她去打胎吧,她说週末吧,她今天先去检查一下。我说陪她去,她笑了笑说「检查有什么好陪的,你还是去上课吧,週末打胎的时候再一起去吧」我也没多想,自己为了她的事情也旷了不少课,老师都点名批评了。所以就同意了。 谁知道,这一去就再也没见过亚茹了,打她的手机一直就是关机。后来就想着去找亚茹说的那个xx同学,结果根本就没这个人,我就说当初亚茹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怎么没听过呢。最后我才明白,这他妈原来是来骗钱的!靠,我的初吻初夜就这么被她给骗了,还搭上一万块钱!这几炮打的也太贵了!你说亚茹那时是多么纯洁的小女孩,现在竟然用身体来骗钱了。 自那以后,我再也不吃粽子了,因为一看见粽子我就想起我的初夜和那一万块钱,哎真是少不经事啊。